「看電影談心理」-『小丑』缺愛、冷漠豢養出的邪惡,要如何化解?【陳彥竹諮商心理師】

文/陳彥竹 諮商心理師

『小丑Joker』這部電影,真的非常致鬱!看完後會被悲傷憂鬱情緒給籠罩,但對於片中凸顯的議題,以及瓦昆·菲尼克斯(Joaquin Phoenix)的演技,實在相當精彩!

片中的小丑本名叫亞瑟,曾經努力融入社會,像一般人一樣努力賺錢支應生活、照顧生病的母親、面對老闆的剝削、無力對抗階級制度、不確定自己的存在感、覺得生活痛苦還是得苦撐下去,更嚴重的是亞瑟的童年的受虐經驗,除了養母有嚴重的精神疾病外,他自己也飽受精神疾病的折磨,面對壓力事件時會,會不由自主地大笑,可想見這樣的大笑會有多突兀,亞瑟的處境完全反應出社會邊緣人的悲慘,而且這樣的設定不只是電影效果,而是真實的出現在我們身旁。

我們都渴望愛與被愛,能在社會有個位子,我們其實沒有這麼不同!

在亞瑟的妄想內容中,看到他渴望和鄰居單親媽媽有一段浪漫的邂垢,渴望自己可以在單口相聲表演給大家帶來快樂,渴望得到如父親般的知名脫口秀主持人的愛與讚賞,關於被愛、成就感、存在感這些需求,在在顯示亞瑟存有的人性面,那到底是什麼將他推往天秤的另一端?

歧視、冷漠比邪惡更可怕!因為,歧視與冷漠造就了邪惡。

在這樣成長環境種種不利的人,社會給予的善意,遠遠不及對他嘲笑、歧視而帶來的傷害,觀看電影時好幾幕都紅了眼匡;有一幕亞瑟戴著小丑妝,用雙手拉扯才免強撐起的笑容,眼淚夾雜脫妝緩緩流下,笑容成了最大諷刺,這一幕無聲卻痛苦得很徹底;另一幕在公車上逗小孩開心,被母親冷漠的對待,因而引發不由自主的大笑,當他努力拿出一張解釋小卡,試圖說明這是他生病所帶來的症狀,面對這位母親的冷漠回應,這是多讓人心痛的冷漠,如同亞瑟在筆記本寫下的心情「有心理疾病最糟糕的是,大家卻期待你要假裝沒病」,而這樣的場景大家並不陌生,甚至可能都曾經目睹過。

壓抑情緒戴起面具讓我看起來正常些!

從小媽媽叫他Happy,提醒他要帶給別人快樂,這成為了他人生的使命,我們成長的過程常聽到,要保持笑容才會有好人緣,甚至研究都跟我們說,常笑、大笑可以釋放壓力有益身心健康,但切斷真實受傷的感受,同樣拒絕了自己真實的存在,當我們越無法真實表達情緒時,這是一種與全世界斷線的感覺,彷彿這個世界只有痛苦才跟我有關。

知識就是力量,知識帶來新視角

亞瑟犯下這樣的罪行,他必須自己承擔,但當我們面對虐待、歧視、精神疾病等,可以做出不一樣的選擇,可以用新的眼光看待這些不同;我很欣賞「創傷知情」的概念,我們透過了解童年創傷對人產生的影響,或是對於了解心理疾病的症狀,讓知識產生力量,讓我們了解心理疾病的症狀,讓我們知道社會結構下的真實慘狀,讓我們知道亞瑟何以成為小丑,而不只是單純的邪惡,看到了我們才有可能更謙卑去面對這一切,讓注定的慘劇有個不一樣的結局。

真實的人生沒有炫麗的轉折,而是漸漸找到平衡點

這讓我想起一個曾經輔導過的學生,當初會需要介入輔導,是因為他威脅要攻擊同學,在輔導過程中才知道這學生的背景,父母很早就過世,只剩下重病的阿嬤相依為命,他本身又有嚴重的精神疾病,需要固定服藥穩定症狀,家裡經濟來源都是靠各種補助;而這一天他因為精神疾病症狀,同學的嘲笑讓他壓抑的生活到了臨界點,因此生氣的反擊回去,看到他的處境,看著他懊悔的掉淚,這一刻說不出要他加油或是要努力克服困境的鬼話,因為假如我是他的話,我真的有辦法好好生活嗎?我對他說:「假如我是你的話,不會做得比你更好,但接下來我們可以一起面對,你可以不用再一個人苦撐著!」

接下來的故事,不是電影的情節,因為很多精神疾病就像高血壓、心臟病一樣,是終其一生要與它共處的,他漸漸的可以穩定上學,找到願意接納他的同學,但還是會受到精神疾病的折磨,還是擔憂未來該如何生存,沒有奇蹟發生,因為這是真實人生。

面對精神疾病或是逆境環境的個案,心理師的工作無法點石成金,但透過陪伴,有一個人可以陪著他面對人生的難關,讓他漸漸找到生活的平衡,依靠的不是華麗的晤談技巧,而是最平凡的關心、陪伴。

點連結一起加入「問8健康諮詢平台」,掌握正確健康醫療知識 http://bit.ly/2jVB2Sg

Share:
FB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