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陳彥竹諮商心理師】從電影『牠2』談過去創傷經驗對我們的影響

文/陳彥竹 諮商心理師
 

我們都希望過去的事情就此塵封在回憶裡,企圖就讓時間沖淡一切,但事實上現在的自己是由過去累積而成,過去的經驗不會不清不楚的被一筆勾消。

電影開頭的獨白『人們相信自己是由經驗累積而成的,但事實上我們是被遺忘的過去所定義。』關於過去,尤其是我們想不起來的,或是不願想起來的,可能才是真正影響我們人生的關鍵作用力。

《深井效應:治療童年逆境傷害的長期影響》書中提到一個重要的觀念,逆境童年經驗對小孩的身心發展有巨大的影響,是引發成年身心健康問題的共同來源。

電影中魯蛇俱樂部六位主角,經歷了與小丑潘尼懷斯對抗的創傷童年,誰都不願意再面對這段過去,就這樣過了27年,而且每個人都有了看似美好的人生,但其實誰也沒真的擺脫過往的包袱,都在無形之中被過去所影響,這樣的影響很隱微,甚至不被自己所發現,只會在某個片刻,尤其是痛苦的時刻,才會突然的頓悟,原來逝去的過去不曾離開!

這些內心深處的裂痕,在等待著下次的現身,如同跳舞小丑潘尼懷斯一樣,但其實魯蛇俱樂部的成員們,跳舞小丑只是一個外化出來的象徵,真正的心魔是他們的逆境童年經驗。

過去和父母的關係,重現在成年後的親密關係。

潛意識將自己置於類似的情境,或是受到類似性格的人所吸引,我們成年後挑選伴侶的範本常常和父母有關!

魯蛇俱樂部唯一女性貝芙莉(Beverly Marsh),成年後的她與丈夫擁有自己的時尚品牌,是成功的設計師,但當她半夜接起電話,為了實踐27年前的誓言要連夜趕回老家,丈夫的質疑、控制甚至暴力相向,馬上聯想到她的父親,上一集她的父親就是這樣對待她的啊!

艾迪(Edward Kaspbrak)成年後做了非常符合性格的工作-風險管理師,從小被灌輸自己是體弱多病的體質,有一個過度保護的母親,使得他整天疑神疑鬼,總覺得自己會生病,他結婚的對象是一個有強烈控制慾與焦慮的女人,如同他的母親,而導演很有趣的安排,艾迪的媽媽與太太是由同一個演員演出。

無論外在如何的光鮮亮麗,心中那個不願面對的自己,一刻都沒有變過。

面對過去的自己,有時生命的韌力會帶領我們越來越好,比如說小時候家裡環境窮困,長大後努力賺錢讓自己感到富足;或覺得自己不夠好,努力用外在條件讓自己感覺變更好,但是有一小塊藏在心裡更深層的自我,是無論你在別人眼中多好,在自己眼中依舊難以面對。

班(Benjamin Hanscom)從小是轉學生,身材肥胖個性內向的他,因為受到霸凌才加入了魯蛇俱樂部,長大後不但是一位出色的建築師,同時蛻變成高大肌肉帥哥,但面對從小暗戀的貝芙莉,那過去自卑的自己在一瞬間被喚起,好像他的人生腳本只能躲在陰影處仰望著心愛的人。

比爾(William Denbrough)從小因為弟弟喬治的死,心中始終無法放下的愧疚感,即便成年後成為一位出色的作家、編劇,他的作品始終給人一種爛尾感,心底深處不願觸碰的部分,讓他的作品只能是索然無味的快樂結局,對於創作者來說,心能走到多深,作品就能多深,無法面對過去的自己,限制了創作的深度。

用遺忘逃避過去,卻逃不了心理的牢籠。

跳舞小丑潘尼懷斯呈現出每個人的心魔,面對難以解決的事情,逃避是一個現成的方法,至少暫時不用面對!久而久之,我們會在心中打造一個心理牢籠,看似是一個保護的機制,卻同時是一個壓抑的機制,壓抑久了我們會以為牠已不存在,只有面對過去,才有可能真的放下過去。

曾經我以為人生只要一直往前走,就不會被過去給困住,但其實不然,不願面對過去才是真正沈溺過去的人,況且不願面對的過去,會像鬼魂般糾纏你的人生,像是受到詛咒,無法走出痛苦的輪迴。

點連結一起加入「問8健康諮詢平台」,掌握正確健康醫療知識 http://bit.ly/2jVB2Sg

Share:
FB分享